点击最多

随机文章

截至2011年底

2020-06-12 05:42

专家看来,退休年龄是否延长与目前养老金的收缴等因素相关。但必须通过延迟退休年龄来化解养老金缺口危机吗?

弹性退休是让合适的人群按照合适的年龄选择退休。相对公平也不会引起较大的争议。

如果维持目前的生育率使得中国人口规模虽然在2040年达到14亿左右,但60岁以上的老人将增至4.11亿,而20-60岁的工作年龄人口从8.17亿下降到6.96亿。其中最有活力的20-40岁的人口将从现在的4.36亿降到3.02亿,下降幅度超过30%。

人社部相关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我国很多地方面临大量提前退休的情况,实际退休年龄平均53岁左右。

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博士梁建章与北大社会学系教授李建新合著了《中国人太多了吗?》一书。他从创业和劳动力市场的角度研究了中国的人口问题。

延迟退休能对养老金起到多大的减缓作用?郑秉文说,截至2011年底,全国养老金个人账户记账额2.5万亿元,其中空账额上升到2.23万亿。这意味着,用于将来养老金发放的这笔钱不存在。

何平建议,养老保险改革,机关事业单位需要同步改革,这样阻力才会减小。

延迟退休年龄与养老金支付危机有关。作为该领域权威专家,社科院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微博)多年来为此呼吁不断。

在一家网络公司工作的张林就是坚定的反对者。他说自己干了一辈子,就想早退休。他也担心,公司的老人都不退,职位都让他们占着。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郑功成则一直否认延迟退休年龄与养老金支付压力有关。

作为人社部社会保障领域的主要官方智囊机构,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过去多年也一直在研究退休年龄方面的问题。所长何平说,目前他们提供的方案是,过渡期实行弹性办法,55岁到60岁可以退休,也可以不退,自己选择。

关注退休年龄的背后,是我国人口老龄化加剧的趋势。2011年底,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达1.85亿。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说,延缓退休有双重目的,既能提高劳动供给、又能减缓养老金支出。

何平认为,可能会优先考虑是否要统一男女、干部群众退休年龄,但“10年内能解决就不错”。

同时,现在结存基金正大量贬值。郑秉文估计,参照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2000年成立以来收益率9.17%,从2000年至2010年,养老保险基金以1.8%的利率存放银行。以此计算,十年来养老金损失了6000多亿元。

郑秉文曾估算,我国退休年龄每延迟一年,可减缓养老基金缺口200亿元。如延迟5岁退休则意味5年能减缓养老基金缺口1000亿元。

清华大学社保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说,这种模式考虑到了不同人群的需求,相对比较公平也不会引起较大的争议。

梁建章的一位企业家同学曾抱怨,中国很多产业都是朝阳产业,但青少年服装业却是夕阳产业,青少年数量每年在迅速减少。“可以预见今天少年规模的萎缩,就是10年后青年规模的萎缩,是20年后中年的萎缩。”

比如在方式上,弹性延迟正在成为方向。弹性延迟强调“分类”和“非强制”。此前,上海市已在局部试点柔性延迟申领养老金,但是主要针对具有专业技术职务资格人员等。延迟的年龄上海市规定男性一般不超过65周岁,女性不超过60周岁。

但延迟退休年龄的更大阻力来自养老制度的“双轨制”。采访中,一些企业职工认为,“双轨制”都没解决,为什么要先来延长退休年龄?

这种制度不打破,有关养老的任何改革一旦触及一方的利益,都会引发反弹。大多业内人士认为,推动取决于政府决心。

目前,机关事业单位职工退休金由财政负担。郑秉文说,机关事业单位的替代率则为80%以上。这意味着,在职时,同样每个月1万元的工资,退休后,企业职工养老金在4000多元,而机关单位人员则为8000元以上。

“未富先老”意味着劳动人口降低,要保持合理劳动人口比例,延迟退休年龄成必要手段。

目前,养老保险涉及三个重要的参数:替代率、缴费率和退休年龄。

郑秉文认为,舆论似乎对延迟退休就存在部分误读。实际上延迟退休不能解决养老金支付危机。延迟退休年龄是一个趋势,可以一定程度缓解养老金支付压力,但不能寄希望于通过这个途径解决问题。“养老金投资运营,实现保值增值,这才是当务之急。”郑秉文说。

梁建章认为日本之所以经济陷入低谷,与日本老龄化引发经济创新能力衰退有一定的关系。

7月10日,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吴玉韶说,目前人社部和老龄办对延迟退休年龄问题正在研究。

此前人社部社会保障所所长何平提出应逐步延长退休年龄,建议到2045年不论男女,退休年龄均为65岁。引发热议。

但延迟退休年龄真能解决养老金缺口危机吗?在专家看来,养老金投资运营,保值增值才是当务之急。同时,养老“双轨制”尚未解决也为公众质疑延迟退休年龄的焦点。

这被专家否定。郑秉文认为,晚退休的人群的消费可以创造新的岗位。

郑功成介绍,第六次人口普查,人均寿命已提高到73.8岁,延迟退休年龄是基于人均预期寿命延长和养老负担代际公平的需要。

延迟退休年龄可以一定程度缓解养老金的支付压力,但不能寄希望于解决这一问题。

对这一问题的解决,蔡昉说,这要保持较合理的劳动人口比例,延长退休年龄就成必要的手段。

简单地说,替代率是退休后拿到养老金占在职时工资的比例。郑秉文发现,这几年企业职工养老金平均替代率在50%以下,为了保证职工退休后的养老待遇,替代率不能再降;目前我国养老保险缴费率28%,也很难再提高。此时,只有退休年龄有调整空间。

由此看来,在“2.23万亿元空账”和“6000多亿元的贬值”面前,延迟退休1年减缓“200亿”缺口微不足道。此外,从人社部公报看,去年财政补贴养老金达2000多亿。

民政部部长李立国曾表示,2050年前后,中国60岁以上老龄人口将达到4.8亿左右,超过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蔡昉反对“一刀切”延迟退休年龄,他认为可以考虑弹性延迟退休。充分利用一部分高技能人员的人力资本存量,同时保护那些普通劳动者。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社会发展中心教授顾宝昌说,等到2050年,“80后”、“90后”只是一批“小老人”,随着中国人平均寿命的延长,会有上亿规模的80岁以上的“老老人”。到时候甚至会出现“小老人照顾老老人”的现象。

2008年,我国曾在5省份试点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但目前没有实质进展。

郑秉文说,北欧国家男女同龄67岁退休,西欧大部分国家是男女同龄65岁退休,分别比中国多10年以上,对于决策部门来讲,延迟退休年龄也有必要。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说,延缓退休有双重目的,既能提高劳动供给、又能减缓养老金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