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最多

随机文章

单霁翔介绍

2020-02-07 11:49

故宫负责人表示:文物如果放在库房肯定是最安全的,但是如果在条案上不放文物,会让展示丧失很多文化信息。

随后,赵楠立刻冲上前去,刚把窗户玻璃打碎的“白衬衣”转身准备离开,赵楠控制住他。询问时,“白衬衣”有些语无伦次地说:“我不砸玻璃,玻璃就砸我”,“应该找个人少的地方”。随后,工作人员立即上报保卫部门,保卫人员赶到后及时保护现场,疏散游客。

故宫回应:单霁翔对此解释,破损玻璃也是1949年以前安装的,算是“文物”。

单霁翔介绍,在画面缺失的地方目前安装有其他感应设施,夜间只要有人靠近窗户就会自动报警。但白天这套设备是关闭的,以方便观众参观。

焦点三:网友提出质疑,“徒手打破,这玻璃还真是玻璃,故宫就是用这样的玻璃来保护文物吗?”

首先出于防火需要,故宫很多展厅内没有设置电源,光照不足,观众想看清室内展陈,只能趴在玻璃上观看。“如果室内有灯光,我们可以设置一米线,这样观众远观也可以看清室内陈设,同时也能减少对玻璃的损伤。”

去年起,故宫先期开展了展室门窗安全防护的升级改造工作。在进行了前期调查实验的基础上,选择了复合型防砸板作为展室安全门窗防护的透光材料,这种材料还兼具隔绝紫外线功能,是提高安全防护水平和控制光环境较为理想的材料。

今后,故宫重要的宫殿和展室都将加装这种防砸玻璃。目前,东六宫的设计方案已经完成。

故宫回应:单霁翔解释,故宫与一般博物馆的展览不同,作为宫廷遗址原状展示,面临着很多限制。

一只摄像镜头监控的画面下端显示“永寿宫后殿西耳后”。上周六11时08分42秒左右,一名穿着白色衬衣的男子出现在画面内。画面中是一条狭长的夹道,一侧是永寿宫,另一侧则是翊坤宫。游客三三两两地漫步穿行,“白衬衣”混夹其中,不显突兀,行为也未见异常。他将一件深色外套斜搭在肩膀上,遮住了一只手臂,迈过翊坤宫门槛。

单霁翔介绍,防砸玻璃可以根据不同宫殿的需求以及窗框结构,选择在内侧或者外侧加装。且加装防砸玻璃不会对古建造成破坏,在其他安防系统到位后,还可以随时对玻璃进行整体拆卸。目前,防砸玻璃有磨砂和透明两款,通透率较好,厚度大约5毫米。

画面中,“白衬衣”的手臂明显受伤,他伸手指着画面外,似乎与“蓝制服”争执着什么。僵持了一小会儿,“白衬衣”被“蓝制服”控制,带离现场。

故宫展览部副主任马季戈昨天现场演示以拳砸窗,检验成果。在翊坤宫窗外,用手掌触碰,玻璃窗就会微颤。但是在承乾宫内,马季戈举起拳头猛砸,窗户纹丝不动。

另一只摄像头显示的画面下方标注“元和殿室外”,11时08分54秒,“白衬衣”闯入画面,他穿过宫内垂花门,直奔正殿台阶处走去。突然,他跨出大步,加速往正殿方向冲,从画面的左下角离开摄像头监控范围。此处正是受损玻璃窗处。

“故宫又摊上大事儿了。”上周六15时36分,故宫博物院官方微博透露:当天11时10分,在故宫内西路开放区的翊坤宫,一男性观众徒手击碎正殿原状展室一块窗玻璃,致临窗陈设的一座钟表跌落受损,现场工作人员当即发现并控制住肇事者,同时报案。经核实,受损文物为编号“故183054”的清代“铜镀金转花水法人打钟”,属国家二级文物。目前,肇事者已被刑拘,公安部门正在调查。

此次被损文物为“铜镀金转花水法人打钟”,是清宫旧藏,十八世纪英国制造。其底部内置机芯,正面有三组料石转花。底部上方四角亦安设转花。文物中部为三株棕榈树及水法装置。棕榈树托起上方的圆形时钟,钟上立一敲钟人,与钟表机芯联动,可报时。该文物按照国家文物评定标准,为二级文物。

故宫介绍,肇事者挥拳砸穿玻璃,将该文物从其所陈列的条案上砸落到地面。经初步判断,水法柱及原配玻璃罩破碎,钟锤与一朵转花脱落,金属部件变形,文物本体与其底座分离。但主体结构未受到大的破坏,主要是局部损伤。

故宫回应:惟一遗憾的是,事件发生的整个过程中,因为摄像头数量不足,该男子如何冲向翊坤宫西间玻璃窗并击碎玻璃的过程并没有被捕捉到。

目前,承乾宫、永和宫门窗的改造工作已经完成,这两座宫殿将设为青铜器馆,近期对公众开放。

记者在文物库房内,见到了被损钟表。原本的防尘罩已经全部散架,直立钟体上部“扭伤”,但最娇气的白色表盘完好无损,表蒙脱落。齿轮仍然可以运转。故宫宫廷历史部研究员郭福祥说:“受损的玻璃件儿,宫内仍有原料备用,修复不成问题。”

昨日9时,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召开发布会,通报事件。单霁翔表示:“此次事故,不会影响故宫继续扩大开放的决心。”据透露,今后,故宫开放区域的大殿玻璃有望增厚,可以抵御铁锤击打,同时故宫还将加密布设高清探头,力争无死角。

单霁翔透露,“修复过程中,观众仍可以在展线上看到未受损的钟表”。原来这款钟表还有相同的一座,仍在翊坤宫现场。据记者了解,这款钟表是英国特别为中国打造的,不仅制作工艺中融汇了东方宝石镶嵌技艺,而且“出厂”就是两座。“西方自己制作钟表多是一座,只有东方讲究‘好事成双’。”

11时09分,“元和殿”摄像头拍摄的画面中虽然没有声音,但十多位附近游客明显一愣,下意识地扭头看向画面左下角。几乎同时,游客纷纷避让。一名穿着深蓝色制服的男员工径直往事发处奔去,他边跑边伸手,指着肇事者,设法在台阶上拦住他。

“平安故宫”工程的近期目标是在2015年,有效缓解目前存在的防火、防盗、防雷、防震、防踩踏等方面的重大安全隐患,解除其中最紧迫、最危险的隐患点,确保故宫安全。记者 刘冕

“从肇事者出现到控制住肇事人,大约只间隔25秒。”单霁翔介绍,随后大约经过3个小时清场后,翊坤宫恢复对外开放。

画面中的那位“蓝制服”,是故宫开放管理处现场工作人员赵楠。据他描述:自己当时听到一声敲击玻璃的声音后,边向观众大声提醒“不要敲玻璃”,并迅速接近发出声音的地点,与此同时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

单霁翔表示,目前,故宫安防改造工程已完成合同总量的75%,大部分已投入使用,预计今年年底前全部完成。“平安故宫”工程也已经启动。到2014年,故宫将完成目前的应急安防工程,规划建设智能化程度高、功能设置完善、性能可靠、综合防范能力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故宫安全防范新系统,强化日常保卫和应变处置能力。

鉴于此次翊坤宫院内摄像头没有直接拍摄到肇事者击碎玻璃的瞬间,未能对调查事实经过提供更加直观的依据,故宫将在整个紫禁城密集加装高清晰的摄像头,同时加派视频监控管理人员,确保故宫博物院100多公顷的范围内无“死角”,实现对各类突发事件进行多角度、清晰、完整地记录,为及时发现和处理突发事件、调查事实经过,提供有力证据。

单霁翔介绍,破损玻璃也是1949年以前安装的,算是“文物”。故宫原状陈列展中,这也算是一件藏品。目前,院方安装了一块替代品,并加强巡逻,尽量不影响游客参观。

一些宫殿内靠窗的位置,按照原状陈列的要求放置了一些条案等家具,但是靠窗太近,很容易对文物安全造成隐患。“以翊坤宫为例,历史上条案贴窗摆放,上面陈设钟表和玉盆景。如果将条案搬到屋中央,肯定更安全,但是会向观众传递错误历史信息”。

昨日,记者在翊坤宫看到,被毁的玻璃已经更换了一块新的,放置清代钟表的条案上空空如也。两侧,两盆玉质盆景完好无损,依然在公开展出。据悉,这些玻璃窗今后都将加固。

随后,故宫派出所民警迅速到达,对文物受损现场进行调查。“故宫救护站”的两位值班医生也赶到现场,为肇事男子进行止血和包扎,并拨打了120。该名男子在医生和公安民警的陪同下乘坐120急救车到北京医院,后又转至积水潭医院进行医治。诊断表明该名男子“右手多处皮肤裂伤、右手中指伸指肌腱断裂”。经治疗后,公安机关将该名男子带走进一步调查。